探花X

永久地址 tanhuax.pw
广告位置: 全国招嫖APP TH101 推广赚钱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嫂子】

  「仁勇,仁勇,开下门。」



  「仁勇,仁勇,开下门。」



  大晚上了是谁在门外叫啊,我正在看英超比赛呢,曼城vs曼联正是紧张的时

候,「你管是谁叫,有人来就要开门,这么大个人了,还分不清轻重。」我哥瞪

了我一眼,说了我一句。



  我心里默想这不是你自己家了,还是叫你的名字,你自己不去开门。同时我

三步并两步的同时走向了门外,一打开门,一个瘦高的典型的广东人长相男子和一个微胖的女人站在了门外,男人身高大概1.78左右,女的比男的矮一个头,我把他们请了进来。他们是我的亲戚,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应该叫他们啥了,我这人对辈分一向不是很清楚,这时我哥也出来了说道[这是你表叔和表婶],我叫了声表叔表婶好还泡了茶给他们,然后我继续在看英超,他们畏畏缩缩的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手里拿

着一堆纸,我感觉有点奇怪,是不是发生啥了。



  这时我哥发话了「光言,我微信叫你列的东西列好了吗?」



  表叔立马递上手里的纸说道「列好了,列好了,给你看看。」



  我哥接过纸张,我也凑过去看,上面都是写着诸如花呗,分期乐,京东白条

等等的借贷数目和利息,除了这些还有一些银行的欠款,加起来有将近60w,其中

大部分都是网路借款。



  我哥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欠了这么多?你们都把借的钱用去哪了?」



  接着我表婶说道「我不是生二胎了吗,现在我们住的屋子只有一场,房间只

有两个,一间房给光言妈住,一间我们住,房间太少,所以我们将我们村的住的屋子重建了,加高了一层,还装修和

买了傢俱,还有一些钱被光言用在赌球上了,基本这些地方了]。



  我哥嗔道「你们积蓄都没多少,就敢重新建房子?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你们的孩子还少,重建房子这些可以等孩子长大一点再考虑的」表婶委屈的看向

表叔一眼然后说道「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劝光言的,可惜他不听,上一年买球赢了

一些钱,觉得自己朋友都有大房子住了,自己也得有一个,结果后来赌球输钱了,

把之前赢的钱全都赔进去了,房子和傢俱也装修得7788,要付工人的钱了,光言

就在网上借贷了,我也说不服他」。



  我哥望向我表叔一眼,发现我表叔心不在焉,感觉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样,原来他在看着电视的球赛,我哥怒道「光言你有没有在听的?你居然赌球,

十赌就输,你忘记你爸的下场了吗?」我表叔立马收回看向电视的视线,和我哥

不鹹不淡地说道「仁勇,你得帮帮我啊,这些借贷的钱利息太高了,按照我俩现

在的工资也还不起啊,我知道你们村拆迁分了房子和钱的,你得帮帮我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拆迁分的钱,不止是我一个人的,还有我爸和我

弟的,我得跟他们俩商量一下。」



  这时门外响来了开门声,一位身形婀娜女子走了进来,嫂子下班回来了。



  「咦,老公,有客人来了吗」



  嫂子说道,「对啊是我的表叔」



  嫂子对他们微微一笑,便转身换起了拖鞋,我定睛一看,嫂子今天穿着普通

的白t和紧身的牛仔裤,白t的下摆紮在衣服了,显得整个身材骨肉云亭,一弯下

腰,整个臀型都显露出来,整个腿因为紧身牛仔裤的绷紧而显得修长笔直,因为

嫂子的腰比较细,虽然臀部不大,但是翘,腰臀比好,一时间美不胜收,我只看

了一眼,没敢细看下去,便收回了目光。



  我看向了表叔一眼,发现他也在偷偷瞄着嫂子。



  这时表婶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要回去照顾孩子了。」



  表叔立马收回偷瞄的视线免得被人发现并向我哥说道「仁勇,那你们考虑一

下,我们先回去了。」,於是我哥把他们送出们了。



  「啊智,又过来看球了啊。」嫂子张了张她的红唇道。



  「对啊,一个人看那有意思啊,师姐。」我跟嫂子毕业於同一个大学,同一

个专业的,所以平时我都是叫她师姐,我读这个专业也是在她的建议下而报考的。



  嫂子也做到了沙发上,甩开了拖鞋,把脚伸到了面前的桌子上,「累死我了,

今天月结关账的时候,报表不平,找原因找了超久的」,边说边伸了伸懒腰,把

紮在牛仔裤里的衣服下摆那了出来,因为衣服往上缩了缩,雪白而平坦的肚皮显

露出来,没有一丝汙垢。



  「哈哈,我今天准时下班」我嘚瑟的说,嫂子给了我个白眼。



  「老公,刚刚,那个人是你的表叔?看起来年纪跟你差不多啊,咋是你表叔

呢」



  「他跟我爸是同辈的,我奶奶是他爸的姐姐] 「那你奶奶比他爸应该大不少

啊」



  「对啊,但是我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他爸一面,他爸赌博欠了很多钱,最后跑

路了,留下了他母亲和他相依为命」



  「他们刚刚来干啥?」



  「他们在网上借了很多钱来修房子,我表叔还赌球了,现在没有能力还钱,

想找我们借点钱。」



  「救急不救穷啊,赌狗的话你还信,我见过太多赌狗还钱后,还继续赌的,

你借给他钱,等於把钱扔进海。」



  「他们这也只是第一次开口借钱,之前都没有借过的,我跟爸爸商量一下吧。」



  我还在继续看球同时听他们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突然我嫂子问了我一句「啊

智你觉得应该借不借给他们?」我摸着脑袋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看爸爸和哥的

决定吧。」



  我平时的性格就是这样,能把事情推出去就推出去,免得惹祸上身,说白点

就是怕担责任。



  说完,我就继续看球了。



  「你说了,等於没说啊。」我嫂子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我跟把爸说一下这

个事情,再讨论吧,先看球赛,难得一场曼市德比」我哥也看向了电视说道       「咦,ole千万不要下课啊,哈哈,刚被利物浦打了个

五比零,我都要笑死了,」嫂子讥讽的说,我哥是曼联的球迷,我嫂却是个利物

浦球迷。



  我嫂子和我哥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也想不明白两个死敌球迷是怎么会走

在一起的。



  因为我哥是曼联死忠,她故意和我哥对着干,平时就经常为球赛的事情斗嘴。



  「你懂什么啊,DNA懂吗,ole是有曼联DNA的,这赛季是因为有很

多重磅引援,太多好手,一时不知道如何选择阵容,等磨合过后就会越来越好,

我相信ole这赛季就能拿冠军,你等着看好了」



  「哈哈,我也是真心ole不要下课,希望他带领曼联永远走下去,我相信英超

其余19支队伍的球迷也是这样想的」



  嫂子继续笑着说道我哥啧了啧,没再理会嫂子和我继续在看球「哎,今晚这

场我就不看了,不是我喜欢的球队,我去跑个步」



  嫂子说罢,就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就换了一身运动的衣服出来,紧身粉色的

运动背心,黑色德玛弹力运动裤,整个身材的曲线都显露了出了来,嫂子来到门

口的鞋柜旁,拿了个Nike的跑步鞋穿了起来,就到跑步机上跑步了。



  大概过了20多分钟,嫂子就跑完了,从跑步机那里过来,做在沙发上休息,

只看嫂子身上香汗淋漓,粉色的背心有一半被汗水浸湿,一滴滴的汗水从白净的

脸上流向颈部,脸上没有一点的毛孔,头发沾黏在额头上,白泽的胸部随着沈重

的呼吸而高低起伏,所谓没人不过如此。



  这时比赛也打完了,曼联又输了,输了个2比零,嫂子幸灾乐祸的地笑,我

看着我哥想反驳却没有理由反驳的嘴脸,十分滑稽。



  「比赛打完了,我走了啊,明天嫂子等我一起上班啊。」我说道    「明天记得准时起床,别每次都要你老爸叫你再起床,我是不会每次

都等你的,你起不来就去搭地铁上班去」嫂子说道   「嗯,嗯。」我敷衍了一下我嫂子,就走出门,回我自己的屋子去了。



  我们家一共有四口人,我爸,我哥,我嫂子和我。



  前几年因为我们这个镇是政府规划的高新区,所以政府重点发展我们这个区

域,我们这些城中村自然是重点改造,经过政府的牵针引线,有家开发商和我们

村集体一起合作,重新改造我们村,我们出地皮,开发商出钱和人力物力起回迁

房和写字楼,到时候写字楼的租金和我们分,这会极大地提高我们村的收入,所

以这方案一出来,就很快通过了,改造建设如火如荼地搞了起来。



  我们分了四套回迁房,两套130方的,两套70方的,现在我和我爸住一间130

方的,我哥和我嫂子住一间130方的,另外两间70方的都租出去了。



  我大学的专业财务管理,我是一名文科生,文科生能报的专业非常少,无非

就是语言类的,管理类的一些学科,当初我也不知道要选什么专业好,在我哥和

嫂子的建议下,糊里糊涂的就学了财务管理这个专业。但是我上大学后,彻底放

飞了自我,上课就玩手机,下课就待在宿舍看电影或者玩游戏,根本就没有好好

学习,那个绩点啊是一塌糊涂。转眼大学要毕业了,连个实习单位都找不到,最

后就是靠我嫂子的帮助下,在她公司安排了个岗位给我,我才找到实习,实习期

后,我们公司的领导见我工作态度还不错就把我留下来了。



  「传球啊,传球啊,最近德布劳内的状态怎么这么差,这样的球都传不过去!



  外脚背过顶,射,射,射它」



  「仁智,仁智,起床了,到上班的时间了。」我朦朦胧胧中听到一股声音在叫我,我的脚猛然一动,慢慢的睁开眼睛,面前只有个天花板,我揉了揉眼睛,

拿起手机一看,已经7。40分。



  昨晚的那场球赛太精彩了,导致我在睡梦里还在想着,我迅速的下了床,到

洗手间去洗个头刷个牙吹个发,再随便套个衣服就出门口了,免得我嫂子说我。



  虽然我们家是分了四套房,但是并不是每套房子都在同一栋的,当时抽籤的

时候,一套130方的在1栋,另外一套130方的在2栋,两套70方的在3栋,但这几

栋的地下停车场都是连通的,所以平时我去我哥家看球时也是挺方便的。



  我坐电梯下地下停车场后就赶紧的跑向了我嫂子的车那里去,迟一点嫂子肯

定又会骂我。



  当我跑到嫂子的车那里的时候,嫂子就已经在车上坐着了,我拉开后排的们

就做了上去,我坐别人车的时候一向不喜欢坐副驾,因为坐后面不用系安全带。



  「啊智怎么又这么迟,我都在车上等了你五分钟了!!」嫂子生气地说道。



  「昨晚我刷手机,刷球赛的複盘,刷得比较晚,所以今天又起床起迟了,不

好意思啊。」我小声地嘀咕。



  「你每次都要不同的藉口,每次都起不了,你这样做人做事是不行的,你看

看你连鬍子都不刮,邋里邋遢的,你这样哪有女孩子喜欢你啊,你以后怎么样娶

老婆?」



  「我才不愿意娶老婆,女孩子麻烦死了,那有单身爽啊,单身又省钱,想去

哪就去哪?」



  「我懒得跟你说,等你过了30岁想找的时候就难找了」



  「我才22岁,还长着呢,况且现在现代人婚姻这么不靠谱,挺多男的或者

女的,因为婚后生活不和谐而出轨的,没几年就离婚了。」我反驳道。



  「你不看看你哥和我,从高中拍拖到现在都现在13年了,还不是依然那么

恩爱!!



  「行了,行了,别秀恩爱了,知道你两老是模范夫妻了,你专心开车吧。」

我嫂子也收回了声音,看着前方,不在和我说话了。



  过了大概25分钟,终於抵达我公司了。



  我们公司是一家建筑类的集团国企,旗下有10几间分公司,总公司和分公司

的机关部门全都在公司自己兴建的一栋楼里上班,我在其中一间分公司的财务部,

嫂子在总公司的财务部。



  这栋楼一共有15层,但是这栋楼是九几年的时候建的,并没有考虑到中国人

们日益发展的生活物质需求,所以并没有建地下停车场,只有楼外面的空地可以

停车,所以车位严重不足,这也是嫂子催促我早去上班的原因,迟点去上班,连

车位都没有了。



  「啊智,你下车去看看那边垃圾桶和树的旁边有没有车位,都怪你起床这么

迟,好的位置都被人停完了」



  我向垃圾桶那边走了过去,那里还有个侧方的车位没有停,我向嫂子招了招

手,示意她把车开过来,她开过来后,打开窗户跟我说「啊智等下你看一下我倒

进去的时候,车头有没有碰到垃圾桶。」我嫂子考驾照很多年了,但是也是最近

一年才正式在路上开车,所以技术并不是很熟练。



  「倒,倒,倒,可以回正方向盘了,再倒一点进去,可以往左打死了,ok,

现在这样很完美了,」



  停完车后,嫂子从车子里下来了,一打开车门,一只马丁靴从车里踏了出来,

再网上看是一只白泽纤细的腿,一只延伸到腿上的78公分处,是一条牛仔裙,再

往上是一件宽松的黑色的t,再继续往上看是个天鹅般的颈部和精緻的脸孔。



  嫂子身高1。68,在广东来说,这样女子的身高算是高的了,腿也比较长,

所以嫂子平常的打扮也大都是突显她的腿长的。



  嫂子迈起步子走向我身边,扑面而来的是阵阵的香气,嘴唇微微张开「走啊,

怎么还不走?」



  这时我故意搞了个恶作剧,捂着鼻子说「好臭啊,师姐你身上怎么这么臭。」

嫂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就是个大傻逼,你才臭」说完就丢下我一个人去搭

电梯了。



  我从背后看着嫂子迈着腿走向电梯,翘臀一摇一摇的,心里默想「你才是大

傻逼。」於是就自己去走楼梯回到我们公司了,我们公司在四楼,每次我都是在

走上去的,不用等电梯,嫂子的公司在8楼。



  一回到我的办公室就看到我的主管在哪里坐这了,我们公司是最近一两年才

新开的公司,搞的工程全都是分包的工程,就是包工头承包了工程,但是没有资

质,然后挂靠在我们公司。



  我门按照点数收取一点手续费,所以我们分公司的财务部也只有两个人,一

个部长和我,平时就帮专案部的人走走资金和材料的付款流程,或者开一下发票,

工作相当的轻松,因为不是我们自建的,所以也不用给材料商和甲方扯皮。



  我跟我的主管打了一下招呼,就上OA查看那些材料款的流程是要审批的,看

了一下,就刷刷地把能过的流程全过了,微信跟专案部的人沟通一下,那些流程

需要补资料的,赶紧的补,要不就不够时间走了,到时候又怪我们走不完,被人

追着进度。



  把手头上的事情干完后,我就开始刷手机了,刷完手机感到无聊,就到隔壁

的部门去串串门,无惊无险到了12点,可以去吃饭了,我们公司是设有饭堂的,

饭堂在一楼,我一般都是跟我嫂子一起吃。



  去到饭堂,我打起了饭,坐下来吃了,没过多久,我嫂子也下来了,她也打

了饭,来到了我桌子哪里跟我一起吃饭了。



  「你们公司的那些流程能不能规范一点啊,每次拿上来的证明单都是缺这缺

那的,每次都要催,你们才补」嫂子说道。



  「我也不想的啊,有些款项走得太急了,要求立马打钱,我跟专案部的人说

过的,你们也尽量配合一下把」我边吃边说。



  「你们经常这样,不是我不帮你们,这样我的同事也有意见的」嫂子怒嗔。



  「唉,我以后尽量规范一点把」



  「你要说到做到才行哦」



  无惊无险地又到了下班时间,我搭上我嫂子的车回家了,平时在家都是我爸

煮饭,然后我嫂子和我哥到我住的地方吃饭。



  回到家,我爸的饭菜已经煮好了,我嫂子一进门就翘起了两张白哲的大长腿

坐在沙发上,我看了看我哥应该还没有回家。



  对了,我哥是在税务局当基层公务员的,平时也比较忙,下班时间不固定,

我们一般等到他7点还没有回到家,我们就自己先吃饭。



  过了一会,我哥也回来了,看起来比较疲惫的样子。



  「来来来,仁勇也回来了,仁智你去把菜和碗筷都拿出来」我爸说道。



  「好的,马上」我风风火火地马上把碗筷菜都拿出来了,大家也都上桌吃了

起来。



  「对了,爸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光言那小子,赌球和翻新房子欠了大概

有60w,昨天跑到我们家来借钱了」



  我哥说道我爸放下筷子,重重底歎了口气,「这小子……他爸当年也是这样

赌钱,结果后来被债主追上们,天天骚扰他们。他爸耍起性子,一走了之,扔下

他母亲和他两个孤儿寡母,现在都快25年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她母亲辛辛苦

苦地把他拉扯大,现在还是跟他父亲犯同样的错。」



  「所以借不借给他们好啊爸」我哥说道。



  我爸没说话,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怕不借,那小子又像他老爸一样跑路,扔

下孩子老婆和母亲啊,这次还是借给他吧,60w现在我们家也拿的出来,借给他吧」

我爸这个人一向很重亲情,亲戚有什么忙都会尽力帮忙。



  这时我嫂子发话「爸,我知道你很重亲情,可惜赌狗的话是不能全信的,你

帮了他一次,下次再犯怎么办,不能别人说借这么多,就这么多,这样下去怕是

个无底洞」我爸说道「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们了,我们不借给他还有谁能

接给他们呢?」



  这时我哥说道「光言他们借银行的,上征信的大概有30w,这些是会影响信用

的,要先还掉,我们可以先借这部分的钱给他,其余的,叫他们自己还」



  嫂子「这样也行,要有自己的底线,我们能帮的忙也帮了,以后再有什么事

情,可不能再怪我们了」



  我爸也点了点头,同意了,「那就先借30w给他们吧,对了光言,你们结婚这

么久了,这么还没动静的?我想抱孙子很久的了」



  我哥和我嫂子面面相觑,还是我哥先开了口「爸,这种事是急不得了,你不

用操心」



  「那你们抓紧时间,努力努力啊」我爸说道吃完饭,我哥就打电话给光言说

了借给他们30w,把那些先欠银行的数还掉,其余的,他们自己先想想办法。



  搞定这件事情后,我哥和嫂子就回自己家。

最后更新时间为:(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