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X

永久地址 tanhuax.pw
广告位置: 小草导航 肝帝导航 全国招嫖APP

【坦诚相见的兄妹】

 一、兄妹夜会



  2018年十一月,张子枫和彭昱畅相约去金马奖颁奖典礼,就在颁奖前一天的

夜里,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



  夜里十一点三十分钟左右,张子枫彭昱畅两人同时回到酒店,彭昱畅先将张

子枫送回了房间,就在张子枫要进门的时候,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拉住了彭昱

畅说:「哥哥,刚才有点没吃饱,把你的肉粽分享一下吧。」虽然两人只是拍了

一部电影,但是双方在性格上都被对方吸引,两人的友谊急速升温,颇有多年老

友的意味。彭昱畅对张子枫向来是有求必应,只要不是要《龙族》。毕竟妹妹在

自己的团队里也算是团宠了,加上文静可爱,人又乖巧,彭昱畅这个憨货基本不

会拒绝。



  但是回头一看自己的肉粽已经被经纪人小哥拿回了房间,所以只能悄悄地点

头,暗示妹妹稍稍等待,自己马上就会带着肉粽回来。妹妹乖巧的点了点头,然

后关上了房门。没人看到妹妹微微上扬的嘴角里藏着什么。



  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精干的短发下,修长的脖颈,毫无瑕疵的美背完美的展

现了少女年轻的资本,微翘的嫩臀下是笔直修长的美腿,可爱的小脚因为走了太

多路有点微微发红。



  转过身走进了浴室,作为娱乐圈少有的年轻演技派,又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

性格,所以除了上活动,基本都是素颜出镜,所以一般回了家都是直接脱衣服洗

澡,基本没有卸妆这一个流程。



  浴室里水汽蒸腾下,稚嫩的酥胸前两点嫣红若隐若现,平坦的腹部之下,一

片洁白如同幼女,双腿紧紧闭合不见一丝缝隙,站在水雾之中仿佛是一位仙女。



  从浴室中出来,随意的用浴巾将自己包裹住就坐在了小桌之前,从冰箱里取

出了一大桶快乐水,先给自己到了一杯,然后从随身的小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瓶,

从瓶里倒出了一粒白色的薄荷糖,塞进了快乐水之后迅速的把瓶盖拧上了。



  另一边,彭昱畅没有第一时间拿上零食就冲向妹妹的房间,他知道妹妹累了

一晚上,准备先让妹妹收拾一下,而自己也准备洗个澡换身衣服,因为典礼就在

明天,今天晚上很有可能没时间休息,所以洗个澡换身衣服是很有必要的。



  估摸了一下时间,彭昱畅悄悄推开门,带上了自己包里的一大兜子零食,悄

悄地冲向了妹妹的房间。(在内地他们可不敢这样,内地狗仔众多,他可不敢拿

妹妹的名声做赌注。)



  没敢敲门,在门口给妹妹发了条微信,让妹妹来给自己开门。妹妹性格内向,

哪怕是住酒店也不习惯和经纪人一起,经纪人一般都住在她的隔壁,有什么事情

能第一时间过来,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是她没想到的,毕竟女明星深夜邀请男明星

来屋里吃夜宵正常人都不敢这么想。



  开门的一瞬间,彭昱畅有点惊讶,香肩半露,短发半干,仔细看的话还在滴

水,瘦弱的身体上白色的浴巾将美人出浴四个字阐释的淋漓尽致,再往下就是一

双细幼的美腿和两只白嫩的脚丫,脚趾就像珍珠一样落在白皙的脚掌上。



  「咕……啊……妹妹,我过来给你送零食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妹妹的他嗓

子有点干,咽了口口水之后依然结结巴巴。「快进来呀,让雪姐知道就完啦!」

张子枫看着面前的傻乎乎的男孩,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亮,「我准备了可乐。」

侧过身把傻小子让进了房间。



  「啊……好的好的。」经过妹妹身边的那一刹那,彭昱畅闻到了一股温热的

香气,是妹妹的味道,和以前拍戏时的味道截然不同。



  房间里也是温热的香气,整个屋子在这股香气的熏染下竟泛起了微微的粉色。



  「嗯……妹妹……」「哥哥……」



  「你先说……」「什么?」



  两人面对面落座,就在坐下的一瞬间,彭昱畅感觉一股热血直冲上脑。



  坐在对面的张子枫白色的浴袍之下竟是一丝不挂,彭昱畅仅仅只是瞥了一眼,

就发现自己竟然能够长驱直入看到妹妹胯下一线天,仔细看的话还有隐隐的水光。

赶紧低下头咳嗽了一声暗示了一下妹妹。



  张子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坐直,但是胸部起伏不定,差点就埋进胸脯的小

脸蛋「噗」的一下就红了。



  「妹妹,你看我眼睛是不是进什么东西啦?」就在张子枫心绪未定的时候彭

昱畅突然出声,张子枫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双散发着诡异红光的眸子。



  心海迷航彭昱畅喜欢张子枫,不仅仅是性格,也渴望着张子枫的身体,他渴

望得到她,完全的得到。



  他上网搜索了很久,最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网站上看到了一个叫做「混沌心

海」的网站,在他辗转了数次最终成功登录网站并且注册成功的当晚,他得到了

一个任务:使用混沌心海赋予的能力完成一场催眠。



  这个任务的一切内容由当事人自行决定,但是一定要足够长,这样才能达到

要求。



  彭昱畅也不知道自己本来是来找追女生秘笈的,怎么就走上了催眠这条路。



  之前也偷偷尝试过催眠其他人,但是并没有成功。所幸,只要系统认定的范

围内任务没完成,那么能力就还可以使用,但是试用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无意中催眠了一个节目里的女嘉宾,但是之后一直没有时间再见面。



  第二次准备催眠张子枫,结果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失败了。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只要成功,那么自己就可以得偿所愿,得到自己想要的

了。本来是不准备这么仓促的,因为他还没做好准备,但是妹妹实在是太吸引人

了。



  抬起头的张子枫看到了彭昱畅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之后双眼直接就呆滞了,

两眼发直,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就放松下来了。



  「妹妹?」彭昱畅看到张子枫的状态之后伸手在她眼前摆了摆,确定她真的

是被控制了。在彭昱畅看来,这个能力不是催眠,更像是思维控制之类的,「我

是谁?」彭昱畅问出了一个所有催眠者都会问的问题。



  「彭昱畅。」张子枫的声音一如以往,清澈干净,只是眼神里满是空洞,看

着让人难过。



  「我们是什么关系。」彭昱畅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她的回答干脆利落,但是彭昱畅有点难过。



  「你喜欢我吗?」彭昱畅想知道答案。



  「我喜欢你。」这个答案让彭昱畅有点开心。



  「从现在开始,你对我的态度不需要改变,顺其自然就可以了,以后我对你

做任何事情你都不会抗拒,只要你……」实际上彭昱畅并没有想好到底要妹妹怎

么样,只是希望妹妹能接受自己。



  「只要我怎么样?」突然妹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彭昱畅一个激灵:「妹妹?

你…………醒啦?」



  「妹妹?」张子枫嗤笑了一声,「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张子枫,我只是

张子枫的一个副人格……是张子枫饰演别人的时候一些意识的残留凝聚成了我,

你可以叫我思诺,我喜欢这个角色。」张子枫……现在应该叫她思诺。思诺看着

面前的彭昱畅,露出了那个让很多人毛骨悚然的笑,「时秒也在我这里哦?」



  「emm …我……你……不是副人格吗?为什么会……」彭昱畅有点担心。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候?」思诺有点玩味的笑容让彭昱畅心里更发毛了,

「因为你让她睡着……更确切的说是催眠了。」她的话让彭昱畅心里稍稍有了一

丝不妙的感觉。



  「而我,就像一个存储了副系统的硬盘,在主系统挂掉的时候,你可以通过

我重新打开电脑。」然后思诺看着彭昱畅:「哥哥,你可真棒!」然后突然的扑

到了彭昱畅的身上。



  「啊……妹妹……妹妹……注意注意啊……你……」彭昱畅吓了一跳,现在

的思诺和张子枫在性格上完全是两个人。



  「啊?啊…」一开始思诺还没注意,但是就在思诺低头看的时候狠狠地吓了

自己一条,但是立刻就反应过来同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给你开门啊?」思诺看着彭昱畅若有所思,同时目光逐渐的从彭昱畅的脸上开始

向下移动,「哇哦,哥哥你不乖哦。」思诺一副「我都懂」表情。



  「别乱说,我没有……」彭昱畅被思诺的目光看的节节败退四下逃窜。



  「想不想试试?」思诺的眼睛眯了起来,同时伸手捏住了浴巾的下摆。



  「啊?试什么?」就在彭昱畅试图否定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的时候听到了思

诺的问题,抬头看的思诺的时候发现思诺撩起了那件睡袍……并不是撩的很高,

只是稍稍向上提起,大概到大腿根的位置:「试试张子枫的身体,让她来给你一

个美好的夜晚?」



  就在那一瞬间彭昱畅感觉自己的某一个地方直接就立起来了,白嫩的大腿肌

肤上隐隐约约有一两滴水珠,彭昱畅直接就感觉自己脑袋轰的一下:「妹妹,别

这样。」彭昱畅赶紧闭上了眼睛,同时伸手准备制止思诺的行为,然后……老套

的剧情……双手抓到了一双柔软的脂肪,彭昱畅心里已经有数了,但是还是睁眼

看了一下……他的手稍稍往下一点就是思诺的双手,他的手抬得有点高了……他

感觉自己的裤子快破了。



  「这么心急?」思诺双手放开浴袍,抓住了彭昱畅的双手,然后轻轻地一拽。

彭昱畅迷迷糊糊的向前一步而思诺顺势往后一倒躺在了床上,柔软的大床像一双

温柔的大手拖住了思诺,彭昱畅则轻轻地伏在了思诺柔软的身体上。



  「啊……轻一点捏好吗?这个身体毕竟还没有经历过这些事呢。」思诺的声

音里有一丝让男孩子血脉喷张的味道,彭昱畅听到之后心里有点高兴,又有点奇

怪:「妹妹还是……?」没有说出口,但是意思已经传达到位了。



  「嗯……哈……你以为呢?嗯……啊……她还是个孩子呢啊……轻一点!你

是彭昱畅又不是时分那个混小子!加上一直以来妈妈大部分时间都是陪在片场,

哪个导演敢乱来?不会真的以为偷偷摸摸就不会翻车了吧?啊……轻一点啊……

先把嘴角憋回去!好多导演都是虎视眈眈,谁肯轻易放手,说不上摇钱树也是个

小聚宝盆,乱来的话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思诺一遍忍受着彭昱畅怪手的作乱,

一遍还要解释张子枫这些年遇到的腌臜事,「之前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但是…

…啊……不行,别往下摸,去洗个手吧。」思诺的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是那么

的温柔,却让彭昱畅的身体发烫,嗓子发干:「咕……好的。」



  「没出息的臭哥哥。」看着转身去洗手的彭昱畅,思诺惆怅的叹了口气:「

你说说,你喜欢谁不好,喜欢他?长得又不帅,还这么憨。」



  「妹妹,我回来啦。」彭昱畅举着还滴着水的手冲思诺喊道。「别喊啦,再

把经纪人喊来。」思诺看着像个怪蜀黍一样的货举着双手向自己走过来心里满满

的槽点。



  「有没有想过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然后……」



  思诺抓住了彭昱畅的下身!彭昱畅这一下感觉自己的裤子真的要破了,因为

裤子拘束的太疼了,虽然穿的是运动裤。



  「啊!」彭昱畅忍不住了,明明自己才应该占据主动,却没想到被一个副人

格死死压制不说,还要让她调戏自己。三下五除二脱去身上的衣服,粗暴的把思

诺身上的浴袍扯了下来。



  「啊……哥哥变成了一个禽兽……救命呀……」思诺用一种细弱弱的声音搭

配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内容成功的让彭昱畅失去了理智。



  彭昱畅扑在思诺身上叼住了她的嘴巴,一只手覆在椒乳上用力的揉弄,另一

只手则马不停蹄的冲向了那道让人魂牵梦萦的裂缝。



  「唔……嗯……别……」思诺感觉到彭昱畅的乱来的怪手,挣脱了彭昱畅的

血盆大口就要阻止他。



  「刚才你不是很主动吗?现在怎么了?害怕了?妹妹乖,哥哥会保护你的哦?」

一边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一边用力的揉弄了一下思诺娇嫩的胸部,这一下直

接让思诺浑身酸软瘫在了床上。



  「接下来,妹妹,你可要主动一点哦。先让哥哥帮你尝尝奶。」放开了思诺

的柔嫩的唇瓣,彭昱畅开始向下进发,划过喉咙、锁骨,来到了并不高耸但是绝

对柔嫩的胸部。



  小小的胸部只手可握,柔软的就像棉花,嫩粉色的乳头深陷在乳晕里,就像

一件精美的玛瑙艺术品让人无法抑制的想要破坏她。



  「啊……」彭昱畅含住了那朵红色的玛瑙珠,啃噬,吸吮,揉捏,用尽一切

手段让身下的姑娘发出诱人犯罪的呻吟。



  「啊……不要……好疼……轻……嘶轻一点……哥哥」思诺在彭昱畅的手段

之下丢盔卸甲难以自持,用力的把彭昱畅的头按在了自己柔嫩的胸部,彭昱畅口

中吮吸着妹妹娇嫩的奶头,手中把玩着柔软的脂肪,呼吸之间满满的都是妹妹的

奶香,他感觉自己快要射出来了。



  松开口中已经有点红肿的乳头,彭昱畅继续向下进发,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

的肚子,可爱的小肚子稍稍的有一点鼓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藏着一样,然后就

是双腿之间那朵小红花了。



  白皙的肌肤上,没有一根毛,干干净净的就像个小孩子,伸手剥开小珍珠挂

在上面散发着热气,彭昱畅正准备凑上去尝尝。



  「不要,脏……」思诺到底是个女孩子,终究还是有点害羞。



  「不会的……吸溜……哥哥最喜欢你了,啧啧……你是哥哥最干净的小宝贝,

怎么会脏呢?」彭昱畅一边舔舐着少女下身蜜穴,一边将自己罪恶的双手伸向了

妹妹稚嫩的臀部。

最后更新时间为:(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