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X

永久地址 tanhuax.pw
广告位置: 小草导航 肝帝导航 全国招嫖APP

【我在天堂当大佬】

夕阳西下,漫天晚霞映得海面一片金黄,微波摇荡,浩浩数千里尽是金光。

晚风煦暖,吹过这万仞绝壁上的杨树林,卷起漫天白絮,洋洋洒洒四处飘荡。



  此处正是东海南际山的正峰,山顶溪流汩汩流过桃树林,汇成激流,从龙牙

岩飞泻而下,形成声势惊人的万丈瀑布。由于山势过高,瀑布倾落到半山腰,便

被海风吹得飞花碎玉,各散西东。在山下龙潭边,早已见不着瀑布,只可感受漫

天的毛毛细雨。



  一两米多高的布衣汉子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不禁感慨万千:「这真的

只是个游戏嘛?说其是另一个真实世界也不为过嘛!」



  「不过……」他面露难色:「我这是出生在什么地方了,新手村呢?」



  这是一款虚拟现实网游——天堂,而布衣汉子则是亿万玩家之一,游戏昵称

——辛纱。



  一阵白光闪过,辛纱召唤出了他的坐骑。



  虽然娇小了些,但好歹是条四脚兽没错……



  等等!这上半身?一张美丽而可爱的月圆之脸,浓到抹不去的混血味道,挂

着羞涩的表情埋在盈盈一握的胸脯前……



  这特么不是英雄联盟里的莉莉娅嘛?!这款游戏这么屌的嘛,有人家的版权

吗就滥用人家的人设?



  当然这就不是辛纱需要关心的了,他更在乎的是坐骑的实用性。



  辛纱查看了地图,标记了最近的新手村,随后指了个方向:「我们往那去,

明白了吗?」



  小鹿女点了点头:「请上马。」



  虽然有意指证她是鹿而不是马,可辛纱忍住了,他有些蹩脚的跨坐在小鹿女

背上:「你经的动吗,感觉够呛。」



  小鹿女有些焦急的回过头:「不是这样的,你要插进来,然后系好安全带。」



  瞄见小鹿女翘起的尾巴,辛纱再没好意思插进哪里,虽然他本就是奔着这款

游戏十八禁的标签来的,却没想到这么劲爆,连个坐骑都能一骑两用。



  辛纱爽快的褪下裤子,那狰狞的男性象征又直又挺,紫红色的龟头胀得像是

要爆炸开来一般,用手揭开她玉胯,侵入神秘的禁地胡乱摸上几把,即是照葫芦

画瓢的进行前戏,也是过一下手瘾。谁知刚一接触,小鹿女的幽径便轻吐蜜液。



  辛纱作为一个处男还是颇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相信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

看来制作方还挺懂的。



  辛纱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另一只手则扶着阳具,并把龟头对准绽开少许的

阴道口,借着淫水的润滑,随着他下身轻轻一挺,小鹿女条件反射般弓起身子,

仿佛在等待着主人硕大的阳具炽热地灼烧她那湿润的幽径。



  「啊~」小鹿女轻叫一声,随后用尾巴卷上主人的腰,四只纤细的蹄子卖力

向前跃去。



  尽管不比步行快多少,但辛纱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因为这感觉太特么爽

了!小鹿女的小穴紧致而温热,再加上跳跃时的起起落落完全不亚于飞机杯的震

动模式,如果这不是游戏世界他早就缴械了。



  辛纱二十五公分的肉棒尽数插进,阴囊紧紧的贴在小鹿女那娇娇嫩嫩的臀瓣

儿之后,看那样子恨不得将两个蛋蛋都塞进去,随后两只粗壮的手臂从小鹿女腋

下穿过,握住两只酥胸进行把玩。



  「主人坏~啊~」



  小鹿女的呻吟跟辛纱鉴赏过的AV女主角那种夹子音截然不同,而是真正的媚

到骨子里。



  辛纱慢慢耸动着臀部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快感:「嘶~你的小屄肏起来真爽!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请主人就像赐予我精液一样赐我姓名。」



  辛纱被逗乐了:「哈哈,干嘛要把名字跟精液放在一块儿,就好像你的名字

跟精液一样低贱一样。」



  「啊~啊~人家的名字不配与主人高贵的精液相提并论,是我僭越了。」



  辛纱拍了拍她毛茸茸的小屁股:「行啦行啦,我可不吃这样的马屁,以后就

叫你莉莉娅了。」



  「谢主人赐名!」



  莉莉娅开心到肉穴紧缩,使辛纱的龟头像伞状突起的菱边强力刮着幼嫩的阴

道壁,直把嫩肉擦破似的。



  体验了一番抽插的快感后,辛纱索性将肉棒捅到莉莉娅的子宫口不动了,反

正与莉莉娅的动作幅度相比自己的耸动本就不值一提,不如全程交给她,自己也

好观赏一下风景。



  途径一处小树林的时候,辛纱看到一对男女在野合,看装束应该跟自己一样

是个新手玩家。虽然井水不犯河水,但辛纱还是有些酸,毕竟人家干的可是真人,

自己干的是NPC.



  「锵锵锵锵锵锵锵!」



  「隐居上岗,自立为王。」



  「神通广,盖世无双。」



  「弟兄结义把名扬!」



  「金屌大王。」



  「银屌大王。」



  「前来讨个屄~啊~肏!」



  哧~!



  见前路被阻,莉莉娅一个急刹车,导致阴道强烈的抽搐,辛纱的龟头一阵酥

麻直透脊髓,整根阳具全部插入,龟头感到重重地压迫着幼小的子宫口,烫热的

精液滚滚射出,一阵阵的痉挛,把精液全部射进小鹿女的肉壶里。剧烈的高潮使

两人都感到晕眩,直至肉棒脉动停下,再没有精液射出,辛纱才万分不舍的把分

身抽出。



  「什么情况?」



  「锵锵锵锵锵锵锵!」



  「隐居上岗,自立为王。」



  「神通广,盖世无双。」



  「弟兄结义把名扬!」



  「金屌大王。」



  「银屌大王。」



  「前来讨个屄~啊~肏!」



  两个跟辛纱差不多高的人形怪物用戏腔重复了一场开场白,可谓是相当的礼

貌了。



  辛纱有些恶趣味的指了指莉莉娅:「两位大爷,看这个小骚屄怎么样?如果

不嫌弃我刚射进去的话将就一下?或者我们去河边给她清洗下?」



  听主人这么说,莉莉娅用即震惊又委屈的表情看向辛纱。



  挺着一根金黄色巨屌的怪物摇摇头瓮声瓮气道:「我兄弟二人并非福瑞控,

对这种半人半兽的物种不敢性趣,不过我们倒是男女不忌,如果你找不来合适的

屄,用你的屁眼来凑活一下也是可以的。」



  收回了一脸幸灾乐祸的莉莉娅,辛纱已经决定要干掉这两个打自己菊花主意

的精英怪了,不过打打杀杀的不是他的风格,他决定……



  「哈哈,两位爷说笑了,就算再不忌口,我也没法同时满足两位爷啊,还是

找位姑娘供你们双插吧。」



  银屌大王盯着辛纱:「我看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就挺适合含我的鸡巴的。」



  辛纱的火蹭蹭往上冒,低血压都治好了,强忍着干掉这俩货的冲动,笑脸相

迎:「我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绝色,包两位满意,就在不远处。」



  银屌大王看向辛纱的目光不怀好意:「这话可是你说的,如果让我俩不满意,

就让你尝尝前后夹鸡的滋味。」



  几分钟的路程,辛纱却听着这俩二货絮叨一路,但秉着将不幸传递给他人的

理念,他还是默默忍受着想要把他俩碎尸万段的冲动。



  「喏~就那儿,为了迎接两位大王临幸,正热身呢。」辛纱指着小树林里还

没结束的狗男女。



  金屌大王蜷着手指架在眼前远远的望去,摇了摇头:「这就是你口中的绝色?

一般般嘛,我年轻的时候阅女无数,这种货色根本排不上号。」



  辛纱暗自翻了个白眼后赔笑道:「哈哈,小弟的见识与大哥您相比自然弗如

远甚,这种级别的对我来说已经可望不可及了。」



  银屌大王拍了拍辛纱的肩膀:「好说,跟着我们哥俩混,让你喝口汤,以后

就算把精灵女王绑过来插穴肏屁眼儿也未尝不可能。」



  辛纱点头哈腰:「是,是。」



  正卖力在女体上耸动的小哥被三个不速之客坏了兴致,不过倒没停止动作,

只是语气不善:「草特么的!没特么看过人打野炮吗?赶紧滚蛋!」



  金屌大王和银屌大王面面相觑,在这十里八乡的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

们说话。刚忍不住动怒,却被眼前的一幕逗笑了。



  「哈哈哈,你们快看!他在干嘛?他是在插那婊子的肚脐眼吧?!」



  「喂!小子,把你的鸡巴拔出来让我们鉴赏鉴赏。」



  野战男面红耳赤:「你说拔就拔?偏不!除非把你老母叫来,说不定我来兴

致了就换个洞插插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有自知之明嘛。」金屌大王先是拍了拍辛纱的肩,

随后走向野战男,把两只沙包大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辛纱嘴角抽搐,不明白好端端的干嘛要Diss自己,搞的好像自己卖妻求存了

一样。



  梆梆两拳,野战男被揍得鼻青脸肿,血条下了大半,好在这俩怪没下死手。



  「哈哈,敲这袖珍屌,怪不得能插进女人的肚脐眼里爽,如果我们举荐你,

说不定你能在阳具排行榜上留名呢,称号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千古第一小。」



  听到这样的形容,连辛纱都不由好奇的侧目,看到后他想到了一个梗——

「看我屌嘛?」「不看,晕针。」之前还觉得只是个笑话,现在看来是有一定的

逻辑性的。



  所以说到底有多小呢,大概是辛纱小指的一个指节,更直观一点就是三厘米

左右……



  「呀!你们干嘛?!不要呀!啊~啊!那、那里……不行!插不进去的…

…会、会被撑破的!啊!你们这些禽兽!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定会杀你们千百

遍!啊~啊……」



  辛纱正津津有味欣赏着难得一见的纳米屌呢,那边却已经干上了,那名颇具

姿色的女玩家嗓子都喊哑了,他转头望了过去,就看到那俩屌大王正一个平躺抽

插小穴,一个屈膝暴插屁眼,突出一个大开大合。值得一提的是,女人的屁股上

有点点血斑,看来她的菊花确实是初开,辛纱不由得感慨这游戏的现实还原度还

蛮高的。



  「别在那边看着了,快来堵住这婊子的嘴!」



  辛纱的恶趣味又上来了,他朝着小屌男努了努嘴:「那个,不太好吧,毕竟

正主在呢,还是给人家分一杯羹吧,再说我要是让她给我口,万一她一狠心一口

给我咬掉了呢?」



  将银色巨屌齐根插入女子屁眼里的银屌大王先是不屑的瞅了瞅一旁无能狂怒

的小屌男,然后手一挥给辛纱上了道Buff:「就他那小屌,别说堵嘴了,塞个牙

缝都漏风,别担心被咬,把她牙崩了也咬不动。」



  辛纱挑了挑眉,将泛着银色光芒的肉棒送到女人嘴前:「得罪了。」



  「你这……唔唔~!」



  其实她如果不说话还好,她一开口倒给了辛纱可趁之机,他可没打算怜香惜

玉,抱着那颗扎着高马尾的脑袋就把肉棒狠狠捅了进去,因为她明白对方一定不

会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口交的,什么舔舐、吸吮啦想都别想,最可能的还是牙齿伺

候,尽管有银屌大王上的一道保险,辛纱还是不愿冒那个险,反正这只是个游戏

嘛,又不会真的让人窒息而亡,尝尝深喉的快感未尝不可嘛。



  虽然感受不到来自香舌和口腔内壁的服务有些遗憾,但深喉的快感果然不是

盖的,不但湿润温热,再加上对方排斥异物的推力和窒息时需要汲取空气的吸力,

将辛纱的龟头裹得酥酥麻麻的,好生舒服。



  女人的双手推着辛纱的腹部,力度越来越小,辛纱寻思着差不多了,猛的将

肉棒从她口中抽出,带出一团口水及酸水。



  女人也顾不上雅不雅观,粘稠的液体拉丝滴到翘乳上也不管不顾,只来得及

大口喘息:「哈~哈~哈……」



  辛纱倒是没忘记吃豆腐,将肉棒塞进她的乳沟里滑动了几下,待女人呼吸平

稳后,拽住她的马尾后扯令她仰头,她的表情可谓相当精彩,布满血丝的泪眼直

勾勾的盯着辛纱,辛纱从中读出了三分委屈三分憎恨和四分恐惧。



  辛纱用唇语传递了一段信息,随后也不管对方明不明白,又把水淋淋的龟头

送到她的面前。



  意料之内的,女人愿意配合了,她伸出香舌舔舐了一番后,就把半根肉棒卷

进了嘴里,然后配合双手然后撸动着,这就到了辛纱擅长的领域了,因为AV里都

是这样的,他跟着节奏把玩着女人的乳房,虽然不太会,可还是尝试着去挑逗她

的乳头,比较令他有成就感的是,她的乳头还真慢慢变硬了。



  还真是贱啊,被人轮奸还有感觉。



  很想这么说,不过辛纱自问没啥资格,毕竟自己也是参与者。



  女人像是换了个人,至少在服侍辛纱这方面,好像在用尽全身精力,去完成

一生仅有一次的重大使命般,她的唇、舌来回舔舐着枪管前端分泌出的玉液,使

得她的脸一直往下沉,她全力地吞噬让辛纱觉得龟头似乎又到达了她的喉咙深处。



  辛纱决定尊重她的付出,快感自下而上传递给大脑,精关一开,按着她的头,

肉棒在她喉管里不断膨胀,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咕嘟咕嘟声,如果没猜错的话…

…她咽下去了!



  「咳咳……」



  女人面目表情的缓缓吐出肉棒,轻咳了两声,阴茎上亮晶晶的全是她的唾液

和残留的精液,白色泡沫般的丝线黏在艳丽的嘴唇和龟头之间,可能打算好人做

到底、送佛送到西,她居然用口舌尽职尽责的清理起来。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的鸡巴看上去不逊色我兄弟二人,可实战却是蜡枪头,

中看……呃、噗!」



  「噗!」



  金屌大王和银屌大王还没来得及把嘲讽的话说完,就各自吐了口血一命呜呼

了。



  「哈哈,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马上风?」辛纱幸灾乐祸。



  女人艰难的将两根还未软掉的阳具从双穴拔出,闻言啐了一口:「呸,你才

是马!你全家……」



  看到了辛纱挺腰的动作,女人谩骂的话终究是咽回肚子里了。



  活春宫结束后小屌男白吭声:「怎么回事?」



  辛纱有些尴尬的指着两具尸体:「我说他俩时罪魁祸首,而我是好人你们信

不?」



  「好人特么的干爆我马子的口穴?!」



  女人简单的披上衣服后拉了拉小屌男的手:「你文明一点……」



  小屌男甩开女人的手:「滚!你特么被三根大鸡巴轮奸到浪叫就叫文明啦?

啊?!」



  辛纱耸了耸肩:「不相信算了,反正这只是个游戏,大家萍水相逢,你们要

是觉得梁子结下了,那日后尽管针对我就是了,对了,我ID辛纱,别找错人了。」



  「我ID吴签,她美竹铃,说实在的,兄弟你刚刚所作所为确实有些不地道,

不过看你的言行举止也不像是会藏着掖着的人,你就把你的苦衷说出来,我们就

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辛纱收回了假装迈开的脚步:「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你俩野战动静太大,

引来了俩精英怪,你们也知道这游戏十八禁嘛,所以我看他们鬼鬼祟祟的就知道

要对美竹铃姑娘图谋不轨,所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谁知我一个还没出新手村的

小角色正面刚不过。可我并没有放弃,为了打消他们侵犯美竹铃姑娘的念头,我

甚至献祭了我的坐骑……」



  「啥?!」吴签打断了辛纱的编故事模式。



  辛纱召出莉莉娅:「莉宝,我刚刚是不是要把你献给那俩货?」



  莉莉娅委屈巴巴的:「那只是主人的权宜之策,我懂……呜呜~」



  辛纱收回莉莉娅:「谁知这俩货看不上我家莉宝,说什么福瑞控都去死吧,

然后毅然决然的扑过来双插美竹铃姑娘,尽管我怜香惜玉也没办法违背两个武力

值远高于我们的怪物,而且我所做努力你们也有目共睹了,口交环节我本谦让给

吴兄的,谁知怪物不肯。」



  吴签皱眉,显然是被戳到痛处:「那些琐事暂且不提,他们两个的死是你搞

的鬼?」



  辛纱打了个响指:「宾果。」



  「下毒?」



  辛纱摇头:「非也,先不说他俩金屌、银屌百毒不侵,单是有可能危害到美

竹铃姑娘,我就不可能下毒。」



  「哼!」美竹铃不屑的轻哼:「游戏而已,搞得跟真的似的。」



  「所以呢?」吴签也显得不耐烦了。



  辛纱索然不味道:「是诅咒啦,我将诅咒通过注入美竹铃姑娘体内,再感染

他们。」



  吴签竖了个大拇指:「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

最后更新时间为:(2022-05-23)